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生天地

    【文艺花园】 品百味诗词,读《人间词话》

    来源: 人文学院      作者: 胡亚兰      上传时间:  2019-06-13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扶贫一线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梦里常渡万里花海,在花海里荡漾着秋千,吟唱着那千古绝诗,出口便是诗词的女子,该多美啊。

          吾常想象着自己是那灵性的才女,虽生在闺阁,最喜着男装,喜爱唱诗和词,写得好字,弹得琵琶与箜篌。爱诗者,趣也;爱诗者,志也。

      吾德薄能鲜,对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只能有单见浅闻,不能崇论宏议。所谓的格调,在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中,莫过于一种超然的境界。而所谓的境界既是人的思想上的一种觉悟、精神修养,同时也是自我修持的能力。

          儒学的仁者爱人,道教的无为而治,佛教的慧根清净,即是一种境界。

          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亦是把人生总结为三个境界,堪称古文人生的哲学。王国维先生在论诗与人的境界时曰: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为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读圣人之作吾常感此句,诗人创作诗词将自己融入到情境中去,融入自己情感,体会最真实的感觉,让诗意自然。

          诗人作诗,无不是抒发自己的情感,让品诗人理解他,读懂他。王国维先生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为人生的第三境界也。此三境界高度概括了人生的三个状态。

      王国维先生的第一境界出自晏殊的《鹊踏枝》,诗人晏殊登楼远眺,山川渺茫,西风过后,碧树凋零,一片苍凉黯淡,仿佛是人生不尽人意,人生的意念备受摧残。诗人该是心中充满无限悲凉,把无限思愁,放荡于天地之间。可是望尽天涯,山长水阔,却不知佳人何处!诗人晏殊在晚年的时候没有得到君王的重用,被贬放郡外,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心事儿的人,只能把思绪寄托给闺房的人儿。王国维先生引用词中三句,其寓意是表示人生境界,若生于这纷繁复杂迷人眼的世界里,你需经过孤独的,漫长的思考过程,去寻找你真实想要的东西。

          第二境界是柳永的词《蝶恋花》。人生就是一场恋爱,有了喜欢的人就要去追求,有了理想目标就要去实现,哪怕付出一切也不后悔,不去对得失斤斤计较,也不会为最终的结果耿耿于怀,重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做人做事要有理想有信念,不折不挠,不怕艰难险阻,淡泊名利,淡定淡然的精神。

          第三境界是来自辛弃疾的《青玉案》,引用其中金句,在众多女子中寻找一个,却总是芳影皆无,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突然眼前一亮在某处看见了心中的女子,隐含的意思便是: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觅那个自己所爱的人,万般轮回,突然有一天,蓦然回首,自己爱的人,一直苦苦寻觅的人,就在自己身旁,只是自己却没有发现那个她。也告诉我们在追求的过程中,我们或许会迷茫、失落、甚至痛苦。但是当学识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必然可以沉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一瞬间,我们便可豁然开朗。

      读《人间词话》,吾悟诗作表达形式多样,表达情感丰富,诗画合一。诗人把万物的形态表现的淋漓尽致。如在诗人杜甫《望岳三首》中,“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几句,不仅写了泰山的神奇秀丽和巍峨高大的形象,而且还写了缥缈的云雾缭绕,仙境韵味十足。“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似儿孙”两句即写华山崇高。从“渴日绝壁出,漾舟清光旁。祝融五峯尊,峯峯次低昴。紫盖独不朝,争长嶫相望”,写出了衡山景色俊美。李商隐的《离思》中“朔雁传书绝,湘篁染泪多”两句催人泪下,世人皆有相思之苦。

      诗,真的是美的图画。每每读诗或者乱写诗的时候,它就像在净化我的心灵一样。品其诗,读其人,诗就是诗人的象征。

          吾不识李白的模样,但吾读其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吾知李白该是一个穿着白衣的书生吧,还流淌着放荡不羁的气息。

          读《人家词话》,吾知,诗是美的。在诗中,我们可以看见流浪者的孤独的化身,它预示着诗人生活的惨淡,现实的不堪。诗,注重的是人的内心世界,构建的是人理想的境界以及灵魂的归属。陶渊明的归园生活,无不是其理想的境界,“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那种淡然生活。

          诗人作诗,是其灵性的发挥,对现实生命悲惨的不断探索,不断的否认,在宁静中回味生活的酸痛苦辣,思考着这个世界,然后又不断的与生活做斗争,古之诗人,无不是如此度过岁月的。生活如此不堪,但又叹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执著精神。

      借孔子之言:“诗可以型,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用沈奇的话对诗的言说“时代之独语,生命之言说。”借痖弦的话说:“是诗人完成了语言,而不是语言完成了诗人。诗人是语言的主人,不是语言的奴隶。”

      诗是一句最美的情话,生活因为有诗在,所以才绚丽多彩,愈珍完美。隆冬之际,年味浓厚,吾叹“轩前闻雪絮,户外耍新年”。青春荷尔蒙,情感纠结,思念心上人,吾叹“可曾想,离天荒,一方已有白裳,缘尽还撒牵肠。”

         等自己才华足够,吾希望自己会写诗。诗,是写进本子里的日记,用最简单的字句,表达每时每刻的心情。

                                                                                                                                           作者:人文学院 法学1702 胡亚兰

                                                                                                                                           编发:王冯帆 罗一诺

                                                                                                                                        



    责任编辑:靳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