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生天地

    【文艺花园】 与花为誓

    来源: 外语学院      作者: 朱文韬      上传时间:  2019-03-03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扶贫一线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当三月的风拂过路人浅笑的面庞时,虫鸣从冰冷肃杀的冬夜醒来,轻啼或是歌唱,用微小的声音歌颂着暖春的且来。骑着单车的人,拿着书本的人,三三两两交谈着的人,随着鞭炮送走的新年味儿渐渐散去之后如春笋般冒了出来,嘈嘈杂杂地聊着笑着。就在这样春风满地的嫣然中,花就要开了。

      遥想两年前来到小镇的第一个春天,大约就是在三月伊始,便听闻了玉兰花的香味。那是沁人心脾的芳香,于是心向往之。前往南校区的路算不上远,步行二三十分钟便也就到了。路边有方从土里冒出的翠绿色的草叶,揉着惺忪的睡眼像素昧平生的我打着招呼,许是把我当成它认识的什么东西了。有三两个小贩推着食物和果蔬,新鲜的色彩在春雨之后显得更为娇嫩。踏进小西湖后,寻路用去一刻,满树的白玉便翩然而舞。那是极致的香,是撩人的香,是让人欲罢不能的香。一如没有人会忘记品尝年夜饭里新出锅的饺耳一般,也不会有人路过时不会注意到这悠悠而至的香气。但那种香气并非是妖艳的,并非是浓郁的。玉兰总是尽情的绽放着,一开便是万里雪飘的壮观,但她总是开在所有花的最前面,在初春尚未有百花齐放之时独自先来傲然俯视浮生万种风情。她并非不足以与怒放的樱花或是雍容的牡丹争艳,但她偏偏还是选择了不与群芳斗惊艳。后人总是喜欢评说这玉兰优雅或是谦和,我以为一个“兰”字便够了,不必用去那么许多浮华之此。玉兰所想要的一生也许不过是一瞬的香满人间。所谓君子,并非总须标榜德行或是品质,但总是需要慎独约己;所谓兰字,并非总须冠绝群芳,但总是需要心晗兰香,如是而已。

      玉兰走后便是樱花的春天。到了樱花开放的时候,春天便也就算真的来了。人们卸下在凛冬换上的坚实的防备,父亲抱起孩子,男孩撑起女孩,用力去抚摸他们心中那开的最美的一朵花。樱花是最为温柔的花了:樱花是普通的,是平凡的,在每年春月来到之时宛如相约一般同时盛开。她曾经安居山野,无闻地开着,不生甜美可口的果实,没有沁人心脾的芳香,也不得绚烂华丽的大朵。她们只能三三两两的聚着,生着,在开的最盛气的时候高傲地享受一下自己的一方天地,然后在最后一缕春风吹尽的时候含笑离去。她就像我们许多平凡的人一样,也许一生并未青史留名,也未能出将入相,扬名立万,但生活的恩荣却并非只赐予那些身缠贵气的人,反而是最为平凡的人们留下了春天最长最美的赞歌。来过,看过,得到过,失去过,就算与苍穹相比短暂的盛开不过是一瞬,但春风会记得我们,来往的过客会记得我们,脚下的土地会记得我们,于是便算的上是绚烂的开过。正是这种温柔的精神,一度感动过信奉武士道的日本人,他们是如是钟爱这朵单纯的小花,将她与自己奉若至宝的武士道精神所并立。然而这种短暂而珍荣的绚烂并非彼时日本武士的专属。尽管现在樱花已然成为了见诸街坊的花朵,但她们依旧笑着笑着,在春风中走完一遭便罢了。王谢堂前之燕也许总会飞入寻常百姓之家,寻常百姓却总不会一股脑儿成为谢东山和王茂弘那样的人。所以樱花总是会开的,就如每个平凡的人生都有暖风为其呢喃一样。

      走过初春的玉兰香,抚毕温柔低语的樱叶,小镇晚春的舞台却充满着华贵之气。樱花将要谢去之时,杨凌的一朵朵牡丹便早已按捺不住,纷纷粉墨登场。花团锦簇的小镇此时满溢着生命的芳香。粉的、红的、紫的、白的、还有那镶着边的、带着朵儿的、三美齐头的、花开两朵的,纵然是最出名的相声演员也说不来这完整的牡丹贯口儿,就这样在这个小小的区镇里竞相开放。牡丹可没有春樱那般温柔,她们纵是要活的张扬,纵是要活的大气,大片的叶儿,大朵的花团,斑斓各异的颜色。盛唐前后,牡丹的贵气便成了人们心中的共识。水墨画出现以后,更是锦上添花一般的,无数生的娇艳的花朵在片纸方寸的天地里流溢墨香。然而,不是亲自看过大片的牡丹,我却总是不能想象,这花竟可以开的这般恣意,这般奔放。也许是从基因里刻下的记忆,牡丹自出生到盛放无不向往着浓墨重彩的美。经历过君子含蓄之香的杨凌的春,走过樱花低语的胜时,终于在万物生发之时的最末,将芸芸万物积攒了一整个春天的生气与活力赐给了这小小的几十朵牡丹。于是她们开了,在樱花曾经看过的世界,在玉兰曾经青睐过的土地,在游人惊羡的目光下,无拘无束的开了。呵,那花,就仿佛要撑满你全部的视野,恨不得对你大声笑着,大步舞着,大声说着:“这就是生命。”没错,牡丹确实天生贵气,就如同许多人一样,天生便比其他人多出一些优渥。但能够真正盛放的并非那么安于享乐的人,而是敢于盛开的人,敢于拼搏的人,敢于承担生命的精彩,并大胆展示给每一个人的人。于是我们记住的不是李天一,不是李一帆,不是房祖名;我们记住的会是张学良,会是梁思成,会是傅聪付敏兄弟。于是春天的最后一曲高歌,奏给的不是无名消逝于生物长河的某朵孤芳,而是勇敢的,骄傲的,高贵的牡丹啊!正是生命,正是生命给了她这样的美,而也正是牡丹,正是牡丹,让生命的高歌更为响亮。

      群星的光辉,有许多是来自千万年前的低语,光穿梭整个宇宙与我们带来美丽的邂逅与低语。与光相比,或与整个宇宙相比,也许每一朵花的诞生都太过短暂,太过卑微了。但正是这样卑微的花朵,从地球诞生的一天开始便精雕细琢,在风雨中进化磨炼自己,在每一次盛开时,都在全心全意享受着与大千世界短暂的拥吻。千百年来,她们越来越美,越来越美,直到与杨凌,与这所学校,与宛如巨人一般矗立着亘古不变的古楼,与欣然来到这里的我相遇。生命的密码被记述了下来,相较宇宙而言短暂的过程相对于我们的文明确是漫长的。这花就像是一位一位老者,一年一年的盛放,为我讲述着来自远古的故事。那是关于生命的箴言:你可以选择活的自在,不取不争,但必得内心安宁,心晗芳香;你可以选择获得平凡,不显山不露水,但必得绚烂热忱,一生无悔;你可以生来不凡,身披贵气,但必得努力盛放,恣意自得。这也许不过是大自然在数万年前便为我们留下的遗产,而我得以在短短百次与这花的相遇里得闻其声,得见优雅,这便是人生至高的丰足了。

      如今,三月的脚步刚刚踏进,芳香的气味便已然开始在小镇的街上幽幽漂流了。玉兰未至的日子,尚且只是初春的前奏。纵然时间繁忙,纵然也当开始为前路仔细沉心凝望片刻,但当这缕熟悉的花香从不远的某处飘来的时候,我总是心有所痒。他们如果今年不得见我,或许会有些寂寞吧?这般友人一般的情结总是在我的心头凝绕。也罢,早些去看看吧,交上了这样的朋友,许下誓言践行她们所告诉我的道路,也算是不一般的奇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样,就走上了这一条——这一条与杨凌这个安静的小镇,与西农这个美丽的小家,与这些春天结伴的,与花儿为誓的路啊,我只好心怀感激。

      作者:朱文韬

      编辑:刘雨婷



    责任编辑:靳军

 

sitemap